手艺传承创意设计
Crafts heritage creative design
新闻详情

浮光悦影

发表时间:2017-12-18 20:15

所有的设计,最终都是情感层面的一种表达。

                                                                          ——敖瀚

2017广州设计周4号馆东南侧,一处相对闭合的空间,寻常司空见惯的“餐盒”以一种别样的方式堆叠成光影墙面,错落变换又富有节奏,古时的山水画以一种颇具现代感的形式,毫无保留的展呈出来,丝毫没有违和感。穿游其间,既能感受到一种旧时文人的情怀气质,又有一种别样的难以言喻的“惊喜”,让人忍不住的忘却喧嚣,放缓脚步,翘首顿望。


浮光悦影 展览现场


“山水”文化历来为中国古代的文人雅士所推崇,在漫长的历史画卷中占据着重要的一隅。旧时的文人墨客们,似乎对于山水有一种别样的偏执,他们或悠然于山水田园,怡然得乐;或超然于物外,借诗词书画以抒怀。南北朝时,陶弘景曾留诗“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表达自己淡然物外、超尘脱俗的情怀。

设计师、策展人敖瀚一直向往着古人心中的“山水”,却又不甘止于此。在他看来,沉浮于古代的传统文化固然是一座难以超越的巅峰,然而,立足于当下,他更希望以另一种方式,无论是西方、东方、古时、当今的元素,亦或某种从未有过的表现手法,展呈出能填补当下人精神世界的“山水”情怀。


浮光悦影 展览现场


“浮光悦影”展览,由策展人敖瀚和七个灯具品牌合作。灵感来源于明代画家徐渭的“舍形而悦影”,也是中国艺术史论中的重要观点。自然之光浮于万物之上,光影间彼此喜悦同行。敖瀚以虚幻的表达取代具体的形式,超越于现实世界。

画面上,光影明暗变换,形成黑白的素描关系,云的形态通过明暗的变化表达出来,一种动态的意境,并不显得死气沉沉。敖瀚介绍说,“‘万物贵取影,写竹更宜然’,画竹不一定要画具像的竹子,画竹影可能会更唯美,更有诗意,更有想象力。”

敖瀚有两个初衷,现代人的日常被功名、金钱所填充,难以活出“真实的自己”,敖瀚希望从中国古代寻找一种唯美的精神层面的情怀,借以填充当下人略显苍白的精神世界;另一个初衷是,他希望以一种现代的手法,致敬中国古代的传统美学。



浮光悦影 展览现场


“LED屏或者投影那就没有意义了,它只能是一种更有幽默感的东西。”敖瀚采用了餐盒和光影结合的方式。生活中随处可见的餐盒,在经过简单的处理之后,被他请进了广州设计周的展厅。

“两种很极端的东西,很多人看来不能够融在一起,但是它最终的效果很和谐。”敖瀚想藉此表达,设计者不应该囿于元素和形式的表象,而更应注重一种精神层面的表达。即使是毫不起眼的餐盒,也可以在适当的情况下展现出另一种别样的风景。

一共16000多个盒子,建成几个七米高的墙面,围合成一处相对独立的空间。墙面的高度随着收纳盒高低落差,形成自然的山脉剪影。每个收纳盒的内部置入LED发光体,通过远程控装置调节动画视觉,每个收纳盒的亮度都有丰富的层次,缥缈变化,可以变换成远山和云雾等各种景象,远观之,恰似一副展开的中国山水画卷。



浮光悦影 展览现场


对于穿游其间的人来说,想要达成人与空间完整的互动与情感共鸣,需要多维度的契合,建筑设计出身的敖瀚,尝试着寻找一些设计之外的灵感。为此,敖瀚找到了自己的好朋友——音乐人窦唯,希望对方能为展览创作出一段音乐,共同完成此次展览,“我想用当下的、现代的一种表现手法来表达中国传统美学的一种精神,音乐和设计在这方面是相通的。”

窦唯同样没有固守于表达东方意境必须要用民族乐器,与敖瀚在此次展览中想要表达的理念不谋而合。两人从窦唯过往的音乐中找寻到一段大胆的将吉他、电子鼓等乐器的声音通过现代合成器重新组合来表达东方意趣的旋律。“这段旋律并没有特别具像的民族乐器,像笛子、笙箫,但事实上你会感觉到它非常强烈的东方意境。”

“做设计不要有框框,不一定所谓的中国风里面必须要有东方元素”,敖瀚说,“不要拘泥于一种所谓特定的风格,设计不应是现实世界的摹本,超越现实世界的具像形态,更能表达内心的一种感受。”